文化 •保护 昌都市文化局

嘎玛德勒:唐卡中的微笑人生

2015-12-02 12:42:43|来源:|访问次数:

  嘎玛乡山清水秀,离昌都县城70多公里,是藏东历史最悠久的噶举派古刹——嘎玛寺所在地,也是西藏著名的三大画派之一——噶玛噶赤派的发源地。

  噶玛噶赤派第十代杰出传人,著名唐卡老艺人嘎玛德勒就住在嘎玛乡的比如村。

  2008年6月中旬的一天,我们“雪域边线行”采访组,在昌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措嘎的陪同下,沿着扎曲河逆水而上,到嘎玛乡寻访唐卡老艺人嘎玛德勒。

  扎曲河谷层峦叠嶂,风光旖旎,景色迷人,但道路崎岖,一路颠簸,直到上午11点多,我们才到达比如村。

  听说我们要来采访,76岁的嘎玛德勒老人一大早就等候在家门口。这是一个中等个子的瘦削老人,脸上始终挂着谦逊的微笑。他紧握着我们的双手,就像他的微笑一样温暖。

  走进那个藏族聚居区常见的院落,我们就走进了嘎玛德勒的唐卡中,走进他坎坷不凡的艺术人生……

\
嘎玛老人的新居

  艰苦的学艺生涯

  在嘎玛德勒老人简陋的房屋里,在一阵阵清茶的淡香中,嘎玛德勒老人的记忆闸门慢慢地打开了。那是一扇艺术之门的开启,是一段人生之门的开启——

  嘎玛德勒生于1932年,父亲西热洛桑和舅舅赤列旺修、贡布多吉都是噶玛噶赤派最出名的画师和唐卡艺人。

  8岁时,贡布多吉舅舅开始教他画画。说来也巧,画画正是嘎玛德勒非常感兴趣的事。嘎玛德勒很有天赋,舅舅教他画画的比例、尺寸,他一学就会。舅舅高兴地夸他聪明,说他将来一定可以有所成就,这也进一步激发了嘎玛德勒学画的兴趣。父亲教嘎玛德勒的染色、上金粉等高难度技术,他也很快就学会了。

  但嘎玛德勒从未为自己取得的一点小小成绩而沾沾自喜,他更加发愤地学习绘画技术,从不懈怠。那时没有电灯,他就用松枝儿点灯看书、学画;没有纸,他就在木板上练画;他白天画,晚上画,有时画着画着就睡着了。在他家的墙上,画满了各种各样的动物、人物和宗教故事。母亲说,他画画都画入迷了,在梦里手还在画。

  除了画画,嘎玛德勒还刻苦地学习理论知识,了解宗教故事和绘画史。通过努力学习,他的绘画技巧越来越成熟,15岁时,他就跟着父亲到嘎玛寺画壁画。16岁时,在同村学习绘画的20多个同龄人中,他第一个获得堪布学位。17岁时,当时青海的一个部落首领邀请他去绘制西藏著名的美郎热巴传说故事——《苦行者》,嘎玛德勒用9幅唐卡画把这一传说故事完整地表现出来,得到这位部落首领的高度赞扬。从此,嘎玛德勒名气大振,成为当地有名的唐卡画家。

  绽放第二次艺术青春

  从翻山越岭到青海画壁画的那一天起,嘎玛德勒就把它当作自己艺术人生的一个新起点。在实践中摸索,在实践中总结,在实践中奋进,嘎玛德勒的绘画技术更加娴熟、更加精湛,逐步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

  在青海的八九年时间里,他经常一个人骑马去寺庙画壁画, 当他27岁回到家乡嘎玛的时候,已是1959年的冬天。

  那一年,西藏历史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民主改革使嘎玛德勒认识到,他的画有了自由的空间,他应该多为家乡人民画画。

  然而,没过几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由于受政治环境的影响,大量的寺庙、佛像和经书被毁,唐卡艺术也遭到破坏。那些年,作为唐卡艺人的嘎玛德勒,不得不放下心爱的唐卡绘画,先后从事教师、公社组长、生产队长、兽医防疫员等职业。但他又不甘心,白天不让画,他就晚上偷偷地画,一直坚持了十几年,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

  改革开放使嘎玛德勒重新焕发出艺术青春。他创作出大量的唐卡作品,并广收门徒,使噶玛噶赤派唐卡这一古老的藏族艺术得到很好的继承和发扬。

  “改革开放给我的绘画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我的认识提高了,绘画热情也高了。许多人来跟我学画,我收了不少徒弟。我要把唐卡画传下去。”嘎玛德勒微笑着说。
\
噶玛老人在指导郑济东画唐卡

  据了解,嘎玛德勒目前已收藏族、汉族、蒙古族徒弟200余人。他的徒弟、来自内蒙古呼和浩特的郑济东,去年10月来到他家学画,虽然住在他家,却不用交生活费,免费吃住。

  “老师对我太好了。我对绘画的尺寸、比例老是掌握不好,有一次没有画好,想将就一下算了,可是老师硬是让我重画。老师经常教导我们,画画不能偷懒,不能偷工减料。” 26岁的郑济东感慨地说。

  来自四川甘孜州的德钦旺姆今年22岁,她和丈夫白玛仁增一起来学画,也同样不用交学费。对老师,她非常尊敬:“老师这么大岁数,还亲自教我们,不收一分钱报酬,我们都很过意不去。”

  我们不禁心里纳闷: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像嘎玛德勒这样不图一分钱地开门授徒,到底是为什么呢?

  老艺人的最大心愿

  一幅唐卡的价格,在今天的市场,少则几千元,多则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在今天,不少人为了赚钱,在唐卡画上偷工减料,很短的时间就能画出一幅唐卡画。而嘎玛德勒却不愿意这样做,他绘一幅画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才能完成。

  同行的措嘎副部长告诉我们,嘎玛德勒是目前噶玛噶赤派中坚持传统绘画技法做得最好的。他从不为赚钱敷衍塞责或改变传统、偷工减料,所以他的威望最高,成就也最高,但却是最穷的。这一点,从他家简陋的条件我们也已看出。因为他是为了艺术,而不是为了经济效益。

  采访中,嘎玛德勒老人微笑着告诉我们:“我老了,岁数大了,活不了几年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国家保护好噶玛噶赤派唐卡艺术,让它世代传承。”由于一些具有较高造诣的唐卡老艺人年事已高,有的已经谢世,加之文字记载较少,所以噶玛噶赤派唐卡艺术的继承和保护显得日益紧迫。为了保护和继承这一艺术,嘎玛德勒于2004年撰写出版了《佛像底线祖传技法》一书。

  嘎玛德勒老人的声音很轻很轻,就像一阵微风,但他始终微笑着,脸上的皱纹也仿佛在微笑。我们也终于明白了嘎玛德勒老人不图一分钱开门授徒的真正原因。

  令老人感到欣慰的是,现在,党和政府非常关心濒临灭绝的噶玛噶赤派唐卡艺术,1998年至2007年,投入了几十万元举办民族艺术培训班,并开展了噶玛噶赤派唐卡艺术调查、普查,深入研究其历史发展脉络和丰富的文化内涵,对其建立起保护、继承的长效机制。2002年,嘎玛乡被西藏自治区命名为“民族民间手工艺术之乡”,使噶玛噶赤派唐卡得到新的发展;2006年,昌都县举办了“民族民间文化月”活动,评选出了“十大民间艺人”,嘎玛德勒老人就是其中之一。

  嘎措副部长介绍说,今后5年,政府还将投资300万元,建立噶玛噶赤派画博物馆和唐卡保护试点村;建立以噶玛噶赤派唐卡为主的民族手工艺一条街;开展职业教育培训,推动唐卡艺术发展;建立以嘎玛乡为中心的民族手工业开发区,提高唐卡制作工艺。同时,还要将唐卡推向市场,拓展民族手工艺产品。

  采访结束了,老人将我们远远地送出门,那双温暖的手,紧紧握住我们的手不放。我们走出很远了,回头看时,他还在向我们微笑着挥手。

  还是那种谦逊的微笑,还是那种和蔼的微笑……
 

上一篇:百年民居壁画首现昌都见证茶马古道多元文化
下一篇:昌都记行之四:“噶孜派的唐卡”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