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保护 昌都市文化局

藏戏创作之面具篇

2015-12-02 12:42:47|来源:|访问次数:

(1)平板式软塑面具

这是西藏戏曲中最为典型、最有独创特色的一种面具,它的样式也发展得最为丰富。一般山皮革或呢料、绒布制作而成,从最为简单的一张皮手上挖出三个洞当做两眼和嘴,再在两眼间挂一个胡萝卜形、片状鼻子的白面具,到造型十分夸张、装饰格外美观、绘制特别精巧、色彩尤为绚烂的蓝面具,发展出了一套系列式的平板软塑面具,它们的主要区别是在底色的不同运用。

这些平板式的软塑面具,与民间的原始祭祀如"吉达"和表演艺术如"折嘎"的面具,在制作材料。造型形态和艺术格调上是一脉相承的,保留并发扬了清新、活泼、简洁、明快的风格韵致。它与宗教的跳神和供奉的面具相比较,就更
显出鲜明的、浓郁的民间和世俗艺术的色彩。

屠宰者白面具:以原色白山羊皮毛制成,脸部呈平面,眼睛、嘴巴接形雕空,眉毛画或嵌上,鼻子以侧面剪影制成片状突起一块,用山羊皮上的毛制成胡子和头发。面具额部涂画或缝嵌日月徽记,一方面以为美饰,一方面亦是佛学上福泽、智慧的象征。有的没有日月徽记。面具的白色,象征纯洁、温和、慈悲和毫无害人之心 。

国王红面具:以一块皮革制成,脸部糊上红呢作底色,嘴、眼、鼻按程式制作,眉毛和上唇胡子接形嵌上,下巴和两颊装饰黑色或灰黑色胡子,胡子比较稀疏。额部有日月徽记。面具红色象征权力和威严,具备文韬武略智勇双全、内务外事指挥自如之德能,呈现庄严、辉煌之色相。这种面具属于藏戏正戏人物男老年角色使用,如老国于、大臣、头人老爷等。

 

母后绿面具:脸部呈平面墨绿底色,嘴、眼、具和额部均按程式制作。面具较小,仅有巴掌那么大,戴在演员额头上或一角,演员的眼睛和大半脸部仍露在外边,面具成为一种象征性的"形"。与它相配,头上要戴"三叉巴珠"等头饰。绿色象征功业彪炳,一世达赖根敦朱巴云:"诸佛功德集于一身,此即林中度母。"按佛说一切之本母,能摧破所有敌军,即与具一切功德之绿度母相同。这种面具属正戏人物女老年角色使用,如王后、母亲、牧羊妇等。
舞女半白半黑面具

亦以光板皮革制成,脸部底色右半面呈白色,左半面呈黑色,其他均按程式制作。半白半黑色"阴阳脸"象征阴谋、奸诈和欺骗。《歌舞论》云:"善恶明冥于右左",表现"果尼巴"(两个脑袋)角色的表里不一、两面三刀的性格特征。这面具是藏戏《苏吉尼玛》中擅长巫术、被人收买多次栽赃诬谄良善的舞女亚玛更迫使用的,在《诺桑王子》中墨官部落头人之妻嘎姆也使用,她们都属于反派小丑角色。

反派丑角黑面具:以黑绒布制成,嘴和眼睛按夸张形态裁制成空口,嘴巴很大,胡萝卜形的黑鼻子又粗又长,挂于额下两眼间,可以任意晃动,鼻尖上还挂一个白色小海贝。这种布制软质面具,虽然仍是平板形态,但戴在脸上略有立体感,整个造型较夸张变形,明显赋于喜剧色彩。面具中黑色表恶业,象征妖邪、罪恶和黑暗,白色表善业。这种面具在藏戏《白玛文巴》中由破足大臣岗角彭杰、《顿月顿珠》中郭洽国王的怀有邪见的首席大臣知休、《诺桑王子》中宫廷巫师哈日那布等反派丑角所戴用。还有一些小丑角,如《卓娃桑姆》中魔妃的女佣斯莫朗果虽不戴此种黑面具,但在脸涂上黑色,亦能收到异曲同工之效。

蓝面具藏戏开场人物温巴面具:亦称蓝面具。在平板式软面具中,它作了最为丰富、精致、奇巧、夸张的装饰。相传它是汤东杰布亲自从山南琼结县宾顿巴戏班的白面具发展而成,首先面具做得很大,加以充分的夸张,以硬质布板糊裱于蓝底花缎上,又镶金缀花作了很多装饰。据艺人说,温巴是渔夫或猎人,整天在湖边或山上劳作,脸自然被太阳晒黑了,被湖水映蓝了。16世纪朱巴噶举高僧嫩贡嘎列巴曾在羊卓雍湖边说过一句话:"你等羊卓渔民,个个青面干瘪,活像那金刚护法神恰那多吉。"恰那多吉,是随从如来大日佛的八大菩萨之一的金刚大势至,为蓝脸,手持金刚杵。相传温巴面具按此形象来造型,所以脸部以蓝花缎作底色。头顶有个很大的箭头形状的装饰物,上面镶嵌有财宝"喷焰末尼"图案,下接两边沿额头到两耳前,有一半圆的装饰圈边,亦镶上金丝花缎。额头上佩缀以金子或金色的圆日和银 子或银色的月牙徽饰。下巴和两颊外沿装饰有白胡子。白胡子、白眉毛和头顶上的箭突装饰物,据说是按汤东杰布头上以金刚柞挽住白发的形象来造型的。另外面具的蓝色与汤东杰布兼有善和怒的青紫色脸相有关。温巴面具还有一种传说,藏戏《诺桑王子》中第一段戏里,青年渔夫打败了来侵扰莲湖的南国咒师,莲湖龙女为了感谢他,把如意之宝赠给了渔夫,渔夫高兴得将它捧过头顶,所以温巴面具头顶上有个象征财运昌隆的喷焰末尼图案"诺布末巴"。温巴面具以深蓝为底色,表勇士相,表示以焚烧、掩埋。投掷等威猛之法诛灭制伏怨敌邪魔之业。面具整个装饰象征八吉祥徽,如脸型象征宝瓶;嘴、眼、眉、唇、两颊、下额处合起来为八瓣妙莲;两耳戴的为菱形孔格花纹的二吉祥结"巴扎";额头上日月徽饰具千辐金法轮,也表示日为福德、月为智慧的二资粮;鼻尖上的螺贝流苏为右旋海螺;额头分向两边金丝缎的弧形冠额表示一对金鱼;喷焰末尼图案下边的狗鼻子花纹,表示右旋白伞盖;面具头顶后边以宝贝堆成的冠髻及其彩缎宽披带象征胜利宝幢。

扎西雪巴黄面具:扎西雪巴是白面具戏中发展最为成熟、丰富的一个艺术流派和戏班,它的面具在后期温巴面具基础上进一步装饰而成,脸部覆盖上黄呢子作底色。黄色象征智慧、兴旺,表容光焕发、功德广大、知识渊博、具有利益众生之心等。在藏传佛教格鲁派盛行以后,这种黄面具,也为正戏人物仙翁、大修行者等角色所戴用。

(2)半立体软塑面具

一般由布或者是布层中塞入棉絮或兽毛制成,如白、蓝两种面具戏中的村民 常斯老头面具。以塞入薄薄絮毛的布袋缝制成略呈立体的假面脸部,嘴和双眼有 的接形裁空,有的接形缝嵌,鼻子制成立体的,眉毛、胡子以牦牛尾毛缝缀上。这种半立体软塑面具数量不算多,但它也是很有特色的。它也来源于早期的原始祭祖和民间艺术中的平板式软塑面具,但已经作了发展,使之适于戏剧人物作性格化的表演。

村民常斯老头老太面具:民间藏戏如扎囊县朗杰雪的村民常斯老头和老太面具,完全用一张皮子压塑成半立体的假面,嘴、眼按形雕空,�鼻子压塑出稍稍突起之形。头发、胡子就以 皮子上下边上留的毛制成。

 

仙翁面具:昌都戏中的仙翁面具,则以一张皮子压塑缝制成半立体的假头面具,有如撑开的半个倒扣的皮袋,前面脸部嘴、�眼按形雕空,眉毛、胡子缝缀上,鼻子压塑得稍具立体感。

(3)立体硬塑面具

一般是泥塑或者泥塑脱出纸壳或漆布壳绘制而成,用于藏戏中的魔怪角色和神舞角色。这种立体硬塑面具,明显由跳神面具或悬挂供奉面具直接借鉴发展而来。哈江魔妃面具与萨迦巴嫫面具,在左颊的下眼皮上都有一颗大黑痣。但各地民间藏戏在塑制时,与宗教面具严格的程式和规定完全相反,没有严格的程式,完全以表演者、制作者的主观意识而变化。所以拉萨附近的扎囊县朗杰雪和远在边境的洛扎两个藏戏队制作的同一角色面具,其形态。样式的差别很大。同样墨竹工卡县藏戏队制作的黑罗刹面具,与自治区藏剧团制作的红罗刹面具,也明显成了两种形态。而藏戏骷髅鬼和怖畏金刚神面具比较起这两个神灵的跳神面具,其装饰有增有删,而巨着色也比较随便,赋予了更多的世俗性和娱乐性。

魔妃哈江面具:它是一种借鉴跳神中魔怪和愤怒相神的立体大面具,有假面也有假头,其造型为青面獠牙,血盆大口,巨齿交错�,双目圆睁,披头散发,下眼皮上有一颗大黑民特别是民间戏班演出时,还给她配上两个布制的山羊乳房,从胸前一�直挂到膝盖前。这是藏戏《卓娃桑姆》中的主要反派魔怪角色。

九头罗刹女王面具:九头罗刹女王面具。为三面、三层、九个头垒叠的恶鬼形象,每个面色青紫黑红,三目圆睁,獠牙交错。身上还�披挂一串串骷髅头。整个面具表凶相,象征灵魂阴暗,罪孽深重。这是藏戏《白玛文巴》中的一个重要的反派魔怪角�色,实际上是苯教许多怖畏神中九头怪物忿怒王在藏戏中的反映。

目迪杰布面具:藏戏《白玛文巴》中国王目迪杰布是信奉外道的反派角色,实际上站在佛教的角度当做魔怪来处理。面具造型按�信奉伊斯兰教的回族人形象来绘制,头上包缠白头巾,脸部嘴、眼、鼻绘制成略具骷髅头形。

畏怖金刚面具:本世纪上半叶由党木隆戏班的戏师扎两顿珠,将其穿插到《朗萨雯蚌》中乃尼仁珠庙会上表演跳神时所用。面具�为三目威猛愤怒尊相,与跳神面具大致相当。

地狱阎王面具:亦为《朗萨雯蚌》中的一个魔怪角色所用。面具与跳神中间魔水牛头三目愤怒尊相大致相当。

松赞干布面具:藏戏《文成公主》中松赞于布所戴用。按佛家传说,松赞干布是观音菩萨的化身,面具有观音的慈祥、端庄、智�慧之相,帽顶按了个无量光阿弥陀佛的小佛像,因为观音是无量光佛这个极乐世界的教主的左胁侍,所以松赞干布头�顶他的小佛像,表示胁侍大弟子对佛师的顶礼膜拜。

骷髅鬼面具:骷髅鬼原是西藏本地的一种厉鬼,在莲花生赴藏时,曾出来拼死地反抗,"师化雪为湖,鬼倏坠人,力竭将逃。�师令湖沸,糜鬼骨肉。"这个厉鬼在沸腾的湖水中煮成骷髅后,作为被降伏的苯教神抵,莲花生把它编人羌姆之中。�后来 在不同教派的跳神中,被赋予了多种意义,主要有三种:墓地保护者、吉祥精灵、指路精灵。这种从羌姆中借�用过来的骷髅鬼舞蹈,在藏戏《苏吉尼玛》中被用以表现天葬台神王的角色。

马头天王面具:为《诺桑王子》中仙女云卓拉姆的乾达婆天王所戴用,在头冠上制设一个马头形象。面具既是神仙面具,又是动�物精灵面具,兼有两者特点。

(4)立体写实的动物精灵面具

有用泥布硬塑的,也有用布料或皮革、毛线软塑的。多数为有头和全身皮毛的假形面具,也有部分是假头面具。这种藏戏中动物精灵面具,虽然也受了跳神中泥塑动物灵怪面具和民间图腾拟兽面具的影响,但它已经根据戏剧情感抒发的需要,作了较为自由的变化和发展。在造型和色彩上表现得极为质朴和写实,许多飞禽走兽都要制作出全身皮毛的效果,十分注重动物本身的自然真实的形态。这种明朗、粗拙、朴实的风格,和宗教动物面具那种繁富、怪诞的色彩及夸张变形的造型,形成鲜明的对照。藏戏中的动物往往是主要人物角色或者是神佛菩萨的化身,演员戴套假形面具作人格化或者是神的实际是人之理想化的表演,反映出馨香纯朴之美。而宗教艺术中动物面具以凶神恶煞的形象出现,用以镇压"八方鬼众",反映出狰狞怪异之美。蝎子精面具,为假形,用布和棉絮制作。虎、豹、熊、豺面具,为假形,以布料或皮毛制作。母猿面具,为假形,以绒布制作。野猪面具,为假头,以纸板或漆布制作。龙女面具,为假头,以布或皮革制作,头上装饰了五个高昂的蛇头。牦牛面具,为假形,头用泥塑脱胎纸壳或布壳绘制而成,全身皮毛以粗毛线编织而成。鹦鹉面具,有泥胎纸壳的。
 

上一篇:昌都市嘎玛嘎赤唐卡画派研究课题第一阶段实地调查工作顺利完成
下一篇:藏戏创作之服饰篇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今日推荐